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要發(fā)展和創(chuàng )新

訪(fǎng)問(wèn)次數: 335        作者: ahjgbzw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8

[字體: ]

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100周年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提出了“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重大理論命題。此后,“兩個(gè)結合”載入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huì )通過(guò)的第三個(gè)歷史決議和黨的二十大報告中。“兩個(gè)結合”是對“一個(gè)結合”的繼承、豐富和發(fā)展,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推進(jìn)、創(chuàng )新和飛躍。

一、“第一個(gè)結合”形成確立和傳承發(fā)展的歷程

研究闡釋習近平關(guān)于“兩個(gè)結合”重要論述,需要回顧黨的歷史上“第一個(gè)結合”形成發(fā)展歷程,否則就難以深入理解和認識“第二個(gè)結合”。

中國共產(chǎn)黨是馬克思列寧主義與中國工人運動(dòng)相結合的產(chǎn)物,是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革命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中發(fā)展壯大并領(lǐng)導中國革命取得勝利的。關(guān)于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命題,在中國共產(chǎn)黨探索中國革命道路進(jìn)程中經(jīng)過(guò)了長(cháng)期曲折的過(guò)程,是由毛澤東通過(guò)領(lǐng)導中國革命實(shí)踐、總結歷史經(jīng)驗教訓最早提出的。毛澤東是倡導并開(kāi)創(chuàng )“第一個(gè)結合”的典范。1938年10月,毛澤東在中共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huì )報告中指出:“馬克思主義必須和我國的具體特點(diǎn)相結合并通過(guò)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實(shí)現。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偉大力量,就在于它是和各個(gè)國家具體的革命實(shí)踐相聯(lián)系的。對于中國共產(chǎn)黨說(shuō)來(lái),就是要學(xué)會(huì )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應用于中國的具體的環(huán)境。”這是毛澤東關(guān)于“第一個(gè)結合”的最早表述。毛澤東的論述是針對20世紀20年代末至30年代前半期黨內連續發(fā)生三次“左”的錯誤,特別是王明“左”傾教條主義嚴重脫離中國實(shí)際地對待馬克思列寧主義,導致中國革命遭受?chē)乐卮煺鄱缘摹?940年1月,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論》中進(jìn)一步闡述“第一個(gè)結合”,強調“必須將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shí)踐完全地恰當地統一起來(lái),就是說(shuō),和民族的特點(diǎn)相結合,經(jīng)過(guò)一定的民族形式,才有用處,決不能主觀(guān)地公式地應用它”。在延安整風(fēng)期間,毛澤東總結歷史經(jīng)驗說(shuō),“中國共產(chǎn)黨的二十年,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shí)踐日益結合的二十年”,并得出結論:“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一經(jīng)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shí)踐相結合,就使中國革命的面目為之一新。”

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是毛澤東對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大創(chuàng )新和貢獻。1945年4月中共六屆七中全會(huì )上通過(guò)的《關(guān)于若干歷史問(wèn)題的決議》開(kāi)宗明義地指出:“中國共產(chǎn)黨自一九二一年產(chǎn)生以來(lái),就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shí)踐相結合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針,毛澤東同志關(guān)于中國革命的理論和實(shí)踐便是此種結合的代表。”毛澤東在黨的七大上作《論聯(lián)合政府》的報告時(shí)指出:“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一經(jīng)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shí)踐相結合,就使中國革命的面目為之一新,產(chǎn)生了新民主主義的整個(gè)歷史階段。”“反映了全世界無(wú)產(chǎn)階級實(shí)踐斗爭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在它同中國無(wú)產(chǎn)階級和廣大人民群眾的革命斗爭的具體實(shí)踐相結合的時(shí)候,就成為中國人民百戰百勝的武器。中國共產(chǎn)黨正是這樣做了。”毛澤東論述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產(chǎn)生的巨大威力——使中國革命的“面目為之一新”,并“成為中國人民百戰百勝的武器”。

劉少奇在黨的七大作修改黨章的報告時(shí)指出,我們黨從它誕生時(shí)起,“就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與中國工人運動(dòng)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shí)踐相結合”,毛澤東“將人類(lèi)這一最高思想——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的具體實(shí)踐相結合,而把我國民族的思想水平提到了從來(lái)未有的合理的高度,并為災難深重的中國民族與中國人民指出了達到徹底解放的唯一正確的道路——毛澤東道路”。“毛澤東道路”也就是毛澤東開(kāi)辟的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道路,即指引中國革命走向勝利的新民主主義革命道路。

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這一重大命題載入《關(guān)于若干歷史問(wèn)題的決議》,并寫(xiě)進(jìn)黨的七大報告和修改黨章的報告里,標志著(zhù)“第一個(gè)結合”的正式形成和確立。這是毛澤東及以他為核心的中共中央第一代領(lǐng)導集體對馬克思主義的重大理論和實(shí)踐創(chuàng )新,是對馬克思主義的原創(chuàng )性貢獻。

新中國成立后,在探索中國自己的社會(huì )主義建設道路中,毛澤東努力推進(jìn)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進(jìn)行“第二次結合”,但由于復雜的國內外因素,特別是黨的指導思想上“左”傾錯誤的影響,毛澤東沒(méi)有完成“第二次結合”。

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以后,在改革開(kāi)放新的時(shí)代條件下,鄧小平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改革開(kāi)放和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具體實(shí)際和時(shí)代特征相結合,大力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成功地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創(chuàng )立了鄧小平理論,恢復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shí)際相結合的本來(lái)面目,在新的時(shí)代條件下繼承發(fā)展了“第一個(gè)結合”。

20世紀七八十年代之交,鄧小平在推動(dòng)改革開(kāi)放起步時(shí),對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作了經(jīng)典概括。鄧小平指出:“毛澤東思想的基本點(diǎn)就是實(shí)事求是,就是把馬列主義的普遍原理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shí)踐相結合。”鄧小平在黨的十二大上致開(kāi)幕詞指出:“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我國的具體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走自己的道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huì )主義,這就是我們總結長(cháng)期歷史經(jīng)驗得出的基本結論。” 鄧小平進(jìn)一步強調:“馬克思主義必須是同中國實(shí)際相結合的馬克思主義,社會(huì )主義必須是切合中國實(shí)際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huì )主義。” 鄧小平的結論言簡(jiǎn)意賅,找到了關(guān)鍵結合點(diǎn)。他還指出:“中國革命的成功,是毛澤東同志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的實(shí)際相結合,走自己的路?,F在中國搞建設,也要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的實(shí)際相結合,走自己的路。”鄧小平兩次重申“走自己的路”,后者就是走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

1981年6月,由鄧小平主持起草的《關(guān)于建國以來(lái)黨的若干歷史問(wèn)題的決議》指出:“我們黨創(chuàng )造性地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原理,把它同中國革命的具體實(shí)踐結合起來(lái),形成了偉大的毛澤東思想,找到了奪取中國革命勝利的正確道路。”同時(shí),《決議》實(shí)事求是地指出,“文化大革命”“明顯地脫離了作為馬克思列寧主義普遍原理和中國革命具體實(shí)踐相結合的毛澤東思想的軌道”。因而《決議》特別強調,“我們必須珍視半個(gè)多世紀以來(lái)在中國革命和建設過(guò)程中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普遍原理和中國實(shí)際相結合的一切積極成果,在新的實(shí)踐中運用和發(fā)展這些成果”,使我國一度偏離軌道的社會(huì )主義建設回復到正確的道路上來(lái)。

20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交,在國內外、黨內外面臨極其復雜嚴峻形勢的歷史關(guān)頭,江澤民堅定地表示,“我們要更加堅定不移地把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同我國具體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走自己的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huì )主義”,表明了繼續堅持“第一個(gè)結合”不動(dòng)搖的堅定決心。此后,江澤民在黨的十四大、十五大報告等講話(huà)中,反復論述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建設和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命題。進(jìn)入21世紀,江澤民進(jìn)一步論述“第一個(gè)結合”。他在黨的十五屆五中全會(huì )上講話(huà)指出:“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每一次重大突破,社會(huì )主義實(shí)踐的每一次歷史性飛躍,都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具體實(shí)踐相結合進(jìn)行理論創(chuàng )新的結果。”在慶祝建黨80周年大會(huì )的講話(huà)中,江澤民深刻指出:“中國共產(chǎn)黨的八十年,是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實(shí)踐相結合而不斷追求真理、開(kāi)拓創(chuàng )新的八十年。” 江澤民的一系列論述把“第一個(gè)結合”推進(jìn)到21世紀。

黨的十六大以后,胡錦濤強調要“繼續在新的時(shí)代條件下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不斷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并從多方面加以論述。2004年,胡錦濤在紀念全國人民代表大會(huì )成立50周年大會(huì )中的講話(huà)指出,“在我國實(shí)行人民代表大會(huì )制度,是我們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偉大創(chuàng )造”;在學(xué)習《江澤民文選》報告會(huì )上的講話(huà)強調,《文選》及其體現的“三個(gè)代表”重要思想,集中反映了“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當代中國實(shí)踐和時(shí)代特征相結合創(chuàng )造性提出的新的重大理論成果”;在紀念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召開(kāi)30周年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將改革開(kāi)放的寶貴經(jīng)驗概括為“十個(gè)結合”,其首要結合就是“必須把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結合起來(lái)” 。在黨的十七大、十八大報告等重要場(chǎng)合和文件中,胡錦濤從不同角度論述了“第一個(gè)結合”,特別提出,科學(xué)發(fā)展觀(guān)是馬克思主義同當代中國實(shí)際和時(shí)代特征相結合的產(chǎn)物,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理論體系最新成果。胡錦濤一系列論述,在新世紀傳承發(fā)展了“第一個(gè)結合”。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猶如貫穿中國共產(chǎn)黨全部歷史的一條金線(xiàn)。毛澤東以及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黨的主要領(lǐng)導人關(guān)于“第一個(gè)結合”的重要論述及其成功實(shí)踐,成為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源和流,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大創(chuàng )新和飛躍,為新時(shí)代習近平豐富升華“第一個(gè)結合”,提出“兩個(gè)結合”奠定了基礎。

二、新時(shí)代習近平豐富升華“第一個(gè)結合”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繼續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建設實(shí)際相結合,推進(jìn)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進(jìn)入新時(shí)代,創(chuàng )立了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新時(shí)代習近平關(guān)于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建設實(shí)際相結合有許多重要論述,賦予“第一個(gè)結合”一系列新內涵,從多方面豐富和發(fā)展了“第一個(gè)結合”。

其一,注重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宏觀(guān)性、整體性。

立足中國、放眼世界,從宏觀(guān)視野、寬廣視角觀(guān)察歷史,從百余年黨史、近半個(gè)世紀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發(fā)展史聯(lián)系500多年世界社會(huì )主義發(fā)展史,是習近平論述“第一個(gè)結合”的重要特點(diǎn),也是豐富升華“第一個(gè)結合”的重要體現。

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首先要學(xué)懂弄通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2018年4月,習近平在主持第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體學(xué)習《共產(chǎn)黨宣言》及其時(shí)代意義時(shí),指出:“我們黨開(kāi)辟的新民主主義革命道路、社會(huì )主義革命道路、社會(huì )主義建設道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都是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偉大創(chuàng )造。”這里論述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共產(chǎn)黨開(kāi)創(chuàng )中國革命和建設道路相結合的百余年歷史。

習近平對“第一個(gè)結合”更深刻的論述,是在2018年5月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中。講話(huà)全面論述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光輝歷程,講話(huà)指出:中國共產(chǎn)黨誕生后,中國共產(chǎn)黨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和建設的具體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這次結合實(shí)現了中華民族從東亞病夫到站起來(lái)的偉大飛躍;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中國共產(chǎn)黨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改革開(kāi)放的具體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進(jìn)而實(shí)現了中華民族從站起來(lái)到富起來(lái)的偉大飛躍;在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新時(shí)代,中國共產(chǎn)黨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新時(shí)代中國具體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使中華民族迎來(lái)了從富起來(lái)到強起來(lái)的偉大飛躍。習近平的講話(huà)氣勢恢宏地論述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建設、改革實(shí)際相結合的輝煌歷史,是從百年黨史的宏觀(guān)視角論述“第一個(gè)結合”。

最能體現習近平關(guān)于“第一個(gè)結合”的大視野、大廣角論述的,是把中共歷史與世界社會(huì )主義500多年發(fā)展史相聯(lián)系。2017年9月,習近平在主持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四十三次集體學(xué)習當代世界馬克思主義思潮及其影響時(shí)指出:盡管我們所處的時(shí)代同馬克思所處的時(shí)代相比發(fā)生了巨大而深刻的變化,但從世界社會(huì )主義500年的大視野來(lái)看,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指明的歷史時(shí)代。這是我們對馬克思主義保持堅定信心、對社會(huì )主義保持必勝信念的科學(xué)根據。馬克思主義就是我們黨和人民事業(yè)不斷發(fā)展的參天大樹(shù)之根本,就是我們黨和人民不斷奮進(jìn)的萬(wàn)里長(cháng)河之泉源。“背離或放棄馬克思主義,我們黨就會(huì )失去靈魂、迷失方向。在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這一根本問(wèn)題上,我們必須堅定不移,任何時(shí)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動(dòng)搖。”習近平強調,要“深入總結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實(shí)踐,更好實(shí)現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當代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

習近平總結500多年世界社會(huì )主義發(fā)展史,強調要更好實(shí)現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建設實(shí)際相結合,立意高遠、視野寬廣。后來(lái),習近平提出“兩個(gè)結合”重大理論命題,把馬克思主義同中華民族悠久的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是這種寬廣視野的自然延伸擴展。

其二,關(guān)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時(shí)代性、動(dòng)態(tài)性。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普遍真理,具有永恒的思想價(jià)值,但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作家并沒(méi)有窮盡真理,而是不斷為尋求真理和發(fā)展真理開(kāi)辟道路。因此,“我們要及時(shí)總結黨領(lǐng)導人民創(chuàng )造的新鮮經(jīng)驗,不斷開(kāi)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境界,讓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放射出更加燦爛的真理光芒”。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必須同中國發(fā)展著(zhù)的實(shí)際相結合,才能開(kāi)辟馬克思主義新境界。

干革命、搞建設、抓改革,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推進(jìn)和發(fā)展黨的其他各項事業(yè)也要堅持這種結合。2016年5月,習近平在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工作座談會(huì )上講話(huà)指出:“馬克思主義進(jìn)入中國,既引發(fā)了中華文明深刻變革,也走過(guò)了一個(gè)逐步中國化的過(guò)程。在革命、建設、改革各個(gè)歷史時(shí)期,我們黨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運用馬克思主義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方法研究解決各種重大理論和實(shí)踐問(wèn)題,不斷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體現在各個(gè)方面,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的研究發(fā)展同樣要堅持這種結合。

2016年7月,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95周年大會(huì )上講話(huà)號召全黨“不忘初心、繼續前進(jìn)”,強調“堅持不忘初心、繼續前進(jìn),就要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當代中國實(shí)際和時(shí)代特點(diǎn)緊密結合起來(lái),推進(jìn)理論創(chuàng )新、實(shí)踐創(chuàng )新,不斷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推向前進(jìn)”,“我們要以更加寬闊的眼界審視馬克思主義在當代發(fā)展的現實(shí)基礎和實(shí)踐需要,堅持問(wèn)題導向,堅持以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為中心,聆聽(tīng)時(shí)代聲音,更加深入地推動(dòng)馬克思主義同當代中國發(fā)展的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

馬克思主義是發(fā)展的、開(kāi)放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是不斷前進(jìn)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是動(dòng)態(tài)的、發(fā)展的結合。比較以往的相關(guān)論述,習近平的重要論述更加注重動(dòng)態(tài)性、開(kāi)放性和時(shí)代性。

其三,兼顧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shí)際相結合的具體性、微觀(guān)性。

習近平對“第一個(gè)結合”的論述既注重宏觀(guān)上、動(dòng)態(tài)性的結合,又關(guān)照到微觀(guān)上、具體的結合。

習近平諳熟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關(guān)注重大黨史事件中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的結合。如對遵義會(huì )議和紅軍長(cháng)征的論述就是一例。習近平指出:遵義會(huì )議作為我們黨歷史上一次具有偉大轉折意義的重要會(huì )議,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堅持走獨立自主道路、堅定正確的政治路線(xiàn)和政策策略、建設堅強成熟的中央領(lǐng)導集體等方面,留下寶貴經(jīng)驗和重要啟示。在論述紅軍長(cháng)征艱難輝煌的歷史時(shí),習近平指出:“長(cháng)征的勝利,使我們黨進(jìn)一步認識到,只有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具體實(shí)際結合起來(lái),獨立自主解決中國革命的重大問(wèn)題,才能把革命事業(yè)引向勝利。這是在血的教訓和斗爭考驗中得出的真理。”2015年11月,習近平在主持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指出,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以來(lái),我們黨把馬克思主義政治經(jīng)濟學(xué)基本原理同改革開(kāi)放新的實(shí)踐結合起來(lái),不斷豐富和發(fā)展馬克思主義政治經(jīng)濟學(xué),形成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jīng)濟學(xué)的許多重要理論成果,開(kāi)拓了馬克思主義政治經(jīng)濟學(xué)的新境界。遵義會(huì )議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都是重大歷史關(guān)頭召開(kāi)的具有轉折性意義的重要會(huì )議,這兩次會(huì )議黨成功地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使中國革命和建設轉危為安,走上正確道路。習近平對這兩次會(huì )議所體現的“第一個(gè)結合”的直接論述和間接論述可謂見(jiàn)微知著(zhù)。

習近平既注意總結黨的歷史上“第一個(gè)結合”的寶貴經(jīng)驗以更好地為現實(shí)服務(wù),也注重和強調當代實(shí)踐要堅持和發(fā)展“第一個(gè)結合”。2017年10月,習近平主持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體學(xué)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時(shí)強調,要把學(xué)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同學(xué)習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貫通起來(lái)。2019年9月,習近平在中央政協(xié)工作會(huì )議暨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成立70周年大會(huì )上發(fā)表講話(huà),高度評價(jià)“人民政協(xié)是中國共產(chǎn)黨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統一戰線(xiàn)理論、政黨理論、民主政治理論同中國實(shí)際相結合的偉大成果,是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各民主黨派、無(wú)黨派人士、人民團體和各族各界人士在政治制度上進(jìn)行的偉大創(chuàng )造”。同時(shí),習近平在全國民族團結進(jìn)步表彰大會(huì )上發(fā)表講話(huà)說(shuō),我們黨創(chuàng )造性地把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同中國民族問(wèn)題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走出一條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wèn)題的正確道路,確立了黨的民族理論和民族政策。習近平從具體微觀(guān)角度論述“第一個(gè)結合”的事例多不勝舉,體現了鮮明的特色。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繼承發(fā)展了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的理論和實(shí)踐,對“第一個(gè)結合”作了多方面的論述,繼承和發(fā)展、豐富和創(chuàng )新了“第一個(gè)結合”的理論內涵,為提出“兩個(gè)結合”創(chuàng )造了條件。

三、習近平集中全黨智慧創(chuàng )造性提出“兩個(gè)結合”

中國共產(chǎn)黨誕生在具有5000多年中華文明滋養的華夏大地上,從其誕生之日起即存在著(zhù)如何正確處理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關(guān)系問(wèn)題。對此,黨在不同時(shí)期均作出了正確回答。

(一)新時(shí)代以前各個(gè)時(shí)期黨對待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態(tài)度

中國共產(chǎn)黨既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又責無(wú)旁貸地擔當起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傳承發(fā)展者,在中國革命、建設、改革各個(gè)歷史時(shí)期因時(shí)因勢妥善地處理了兩者的關(guān)系。

新民主主義革命時(shí)期,毛澤東指出:“學(xué)習我們的歷史遺產(chǎn),用馬克思主義的方法給以批判的總結”,“我們不應當割斷歷史。從孔夫子到孫中山,我們應當給以總結,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產(chǎn)”。毛澤東對千年前的成語(yǔ)“實(shí)事求是”予以新解,堪稱(chēng)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典范。他在《新民主主義論》中提出了體現馬克思主義的新民主主義文化綱領(lǐng),即“民族的科學(xué)的大眾的文化”。1943年延安整風(fēng)期間,中共中央指出:“整風(fēng)運動(dòng)就是要使得馬克思列寧主義這一革命科學(xué)更進(jìn)一步地和中國革命實(shí)踐、中國歷史、中國文化深相結合起來(lái)。”毛澤東的論述和黨中央的要求,充滿(mǎn)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意蘊。

社會(huì )主義革命和建設時(shí)期,《中國人民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共同綱領(lǐng)》“提倡用科學(xué)的歷史觀(guān)點(diǎn),研究和解釋歷史、經(jīng)濟、政治、文化及國際事務(wù)”。毛澤東在1956年提出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劉少奇在黨的八大政治報告中指出:“在我們對于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思想體系進(jìn)行批判的時(shí)候,我們對于舊時(shí)代有益于人民的文化遺產(chǎn),必須謹慎地加以繼承。”這些均體現了黨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所持的馬克思主義的科學(xué)態(tài)度。令人遺憾的是,這些正確的文化方針政策由于黨的指導思想發(fā)生“左”的錯誤,后來(lái)未能貫徹執行。

改革開(kāi)放和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shí)期,鄧小平在推動(dòng)各方面改革的過(guò)程中,積極推動(dòng)科教文化體制改革和社會(huì )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強調“兩個(gè)文明”同時(shí)抓,堅持“百花齊放、推陳出新、洋為中用、古為今用”的方針。1991年江澤民在慶祝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70周年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提出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文化,指出:“我們的文化建設不能割斷歷史。對民族傳統文化要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并結合時(shí)代的特點(diǎn)加以發(fā)展,推陳出新,使它不斷發(fā)揚光大。”進(jìn)入21世紀,黨中央更加注重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文化建設,傳承發(fā)展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黨的十五大、十六大和十七大報告均從不同角度論述了黨對待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態(tài)度及其舉措。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huì )通過(guò)了《中共中央關(guān)于深化文化體制改革推動(dòng)社會(huì )主義文化大發(fā)展大繁榮若干重大問(wèn)題的決定》,強調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文化發(fā)展道路,努力建設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首次提出“建設優(yōu)秀傳統文化傳承體系”并作出一系列部署安排。專(zhuān)門(mén)以黨的一次全會(huì )對文化建設作出決定,在黨的歷史上尚屬首次。胡錦濤在全會(huì )上的講話(huà)指出:“堅持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文化發(fā)展道路,必須繼承和發(fā)揚中華優(yōu)秀文化傳統,大力弘揚中華文化,建設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新世紀黨注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民族性的同時(shí),尤其注重其開(kāi)放性、時(shí)代性和應用性,體現了對待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與時(shí)俱進(jìn)的馬克思主義科學(xué)態(tài)度。

黨在歷史上對待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正確態(tài)度,及對馬克思主義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關(guān)系的正確處理,為新時(shí)代習近平提出“兩個(gè)結合”提供了寶貴經(jīng)驗和堅實(shí)基礎。

(二)新時(shí)代習近平提出并全面系統論述“兩個(gè)結合”

“世界每時(shí)每刻都在發(fā)生變化,中國也每時(shí)每刻都在發(fā)生變化,我們必須在理論上跟上時(shí)代,不斷認識規律,不斷推進(jìn)理論創(chuàng )新、實(shí)踐創(chuàng )新、制度創(chuàng )新、文化創(chuàng )新以及其他各方面創(chuàng )新。”進(jìn)入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新時(shí)代,習近平在豐富發(fā)展“第一個(gè)結合”、繼承黨對待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正確態(tài)度基礎上,適時(shí)提出“兩個(gè)結合”并加以深刻論述,這是新時(shí)代的呼喚,是新時(shí)代偉大實(shí)踐的需要。

2021年7月1日,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100周年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提出了“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這被公認為是“兩個(gè)結合”的正式提出。“兩個(gè)結合”提出確立有一個(gè)動(dòng)態(tài)發(fā)展的過(guò)程。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有諸多論述,其中不乏將“第一個(gè)結合”與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聯(lián)系的論述。2014年9月,習近平在紀念孔子誕辰2565周年國際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暨國際儒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第五屆會(huì )員大會(huì )開(kāi)幕會(huì )上的講話(huà)指出:“我們從來(lái)認為,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必須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緊密結合起來(lái),應該科學(xué)對待民族傳統文化,科學(xué)對待世界各國文化,用人類(lèi)創(chuàng )造的一切優(yōu)秀思想文化成果武裝自己。”這是將“第一個(gè)結合”與中國民族傳統文化和世界各國文化聯(lián)系起來(lái)論述的,其中隱含著(zhù)“兩個(gè)結合”的意蘊。

2018年5月4日,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huì )講話(huà)中指出:“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基本原則不能丟,丟了就不是社會(huì )主義。同時(shí),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也絕不是一成不變的教條。我說(shuō)過(guò),當代中國的偉大社會(huì )變革,不是簡(jiǎn)單延續我國歷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簡(jiǎn)單套用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作家設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國家社會(huì )主義實(shí)踐的再版,也不是國外現代化發(fā)展的翻版。社會(huì )主義并沒(méi)有定于一尊、一成不變的套路,只有把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基本原則同本國具體實(shí)際、歷史文化傳統、時(shí)代要求緊密結合起來(lái),在實(shí)踐中不斷探索總結,才能把藍圖變?yōu)槊篮矛F實(shí)。”講話(huà)強調要“把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基本原則同本國具體實(shí)際、歷史文化傳統、時(shí)代要求緊密結合起來(lái)”,“第二個(gè)結合”呼之欲出。

2021年2月,中共中央部署在全黨開(kāi)展黨史學(xué)習教育,習近平在動(dòng)員大會(huì )上講話(huà)強調:“一個(gè)民族要走在時(shí)代前列,就一刻不能沒(méi)有理論思維,一刻不能沒(méi)有思想指引。在近代中國最危急的時(shí)刻,中國共產(chǎn)黨人找到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并堅持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同中國實(shí)際相結合,用馬克思主義真理的力量激活了中華民族歷經(jīng)幾千年創(chuàng )造的偉大文明,使中華文明再次迸發(fā)出強大精神力量。”“理論的生命力在于創(chuàng )新。馬克思主義深刻改變了中國,中國也極大豐富了馬克思主義。”講話(huà)將馬克思主義與中華民族幾千年偉大文明有機聯(lián)系起來(lái),以前者激活后者,從中找到了結合之“激活點(diǎn)”或“契合性”。2021年3月,習近平在福建考察時(shí)指出:“要推動(dòng)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以時(shí)代精神激活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生命力。要把堅持馬克思主義同弘揚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有機結合起來(lái),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這是“第二個(gè)結合”的點(diǎn)題和破題。

習近平上述一系列重要論述,尤其是2021年2月、3月的兩次講話(huà),已經(jīng)明確提出了“第二個(gè)結合”的命題,并找到了其中的“激活點(diǎn)”或“契合性”,點(diǎn)明了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等重要元素。從中也可以看出,“兩個(gè)結合”命題的提出有一個(gè)過(guò)程。

習近平向全黨鄭重提出“兩個(gè)結合”重要理論命題,是在慶祝建黨100周年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講話(huà)指出:“中國共產(chǎn)黨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不斷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指導中國人民不斷推進(jìn)偉大社會(huì )革命。中國共產(chǎn)黨為什么能,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為什么好,歸根到底是因為馬克思主義行!”“新的征程上,我們必須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gè)代表’重要思想、科學(xué)發(fā)展觀(guān),全面貫徹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用馬克思主義觀(guān)察時(shí)代、把握時(shí)代、引領(lǐng)時(shí)代,繼續發(fā)展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這是“兩個(gè)結合”的正式提出和完整表述,為全黨全社會(huì )所公認,引起理論界的強烈關(guān)注。

與“第一個(gè)結合”寫(xiě)入前兩個(gè)歷史決議相類(lèi)似,“兩個(gè)結合”載入了黨的第三個(gè)歷史決議。2021年11月11日,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huì )通過(guò)的《中共中央關(guān)于黨的百年奮斗重大成就和歷史經(jīng)驗的決議》,首先肯定了“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把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開(kāi)辟正確革命道路、創(chuàng )立毛澤東思想的重要貢獻。繼之,決議第四部分指出:“以習近平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堅持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gè)代表’重要思想、科學(xué)發(fā)展觀(guān),深刻總結并充分運用黨成立以來(lái)的歷史經(jīng)驗,從新的實(shí)際出發(fā),創(chuàng )立了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決議還將“兩個(gè)結合”作為黨百年奮斗理論創(chuàng )新的一條重要歷史經(jīng)驗。

此后,習近平從貫徹落實(shí)的角度多次重申“兩個(gè)結合”,并不斷注入新的內涵,加以豐富完善。2022年1月,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lǐng)導干部學(xué)習貫徹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huì )精神專(zhuān)題研討班開(kāi)班式上講話(huà)指出:“更好把堅持馬克思主義和發(fā)展馬克思主義統一起來(lái),堅持用馬克思主義之‘矢’去射新時(shí)代中國之‘的’,繼續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續寫(xiě)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新篇章。”2022年2月,中共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圍繞中國人權發(fā)展道路舉行第三十七次集體學(xué)習,習近平主持學(xué)習時(shí)指出:在推進(jìn)我國人權事業(yè)發(fā)展的實(shí)踐中,我們把馬克思主義人權觀(guān)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講話(huà)從新的視角即馬克思主義人權觀(guān)的角度論述“兩個(gè)結合”。

習近平全面論述“兩個(gè)結合”的重要性及其豐富內涵,是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報告指出:“中國共產(chǎn)黨人深刻認識到,只有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堅持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才能正確回答時(shí)代和實(shí)踐提出的重大問(wèn)題,才能始終保持馬克思主義的蓬勃生機和旺盛活力。”報告分別展開(kāi)論述了“堅持和發(fā)展馬克思主義,必須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堅持和發(fā)展馬克思主義,必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從而使“兩個(gè)結合”內涵更加系統深刻。

全面系統梳理和闡釋習近平對“兩個(gè)結合”尤其是“第二個(gè)結合”的深刻論述,有三個(gè)重大的標志性時(shí)間節點(diǎn),即:2021年7月“兩個(gè)結合”正式提出,2021年11月“兩個(gè)結合”載入黨的第三個(gè)歷史決議,2022年10月“兩個(gè)結合”寫(xiě)入黨的二十大報告。“兩個(gè)結合”的提出和確立是新時(shí)代以習近平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要創(chuàng )新和重大貢獻,是對毛澤東開(kāi)創(chuàng )、鄧小平恢復發(fā)展,江澤民、胡錦濤推進(jìn)傳承的“第一個(gè)結合”的重大歷史性飛躍。

四、“第二個(gè)結合”是又一次重大創(chuàng )新和飛躍

習近平豐富升華“第一個(gè)結合”,在黨的各個(gè)歷史時(shí)期正確對待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基礎上創(chuàng )造性地提出“兩個(gè)結合”這一重大理論命題后,不斷進(jìn)行系統的理論闡述。在2023年6月召開(kāi)的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習近平進(jìn)一步深刻論述了“兩個(gè)結合”:“在五千多年中華文明深厚基礎上開(kāi)辟和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是必由之路。這是我們在探索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中得出的規律性認識。我們一直強調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現在我們又明確提出‘第二個(gè)結合’。我說(shuō)過(guò),如果沒(méi)有中華五千年文明,哪里有什么中國特色?如果不是中國特色,哪有我們今天這么成功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習近平著(zhù)重對“第二個(gè)結合”作了深刻論述。通過(guò)學(xué)習領(lǐng)會(huì )習近平重要論述精神,筆者以為,“第二個(gè)結合”的重要意義和時(shí)代價(jià)值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gè)方面。

(一)“第二個(gè)結合”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又一次重大創(chuàng )新和飛躍

毛澤東等黨的幾代領(lǐng)導人,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多有論述,能夠正確認識處理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關(guān)系,但并沒(méi)有明確提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理論命題。習近平首次提出“第二個(gè)結合”,是對“第一個(gè)結合”的重要發(fā)展創(chuàng )新,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的重大創(chuàng )新和飛躍。從某種意義上說(shuō),也是對世界社會(huì )主義500多年發(fā)展史的一次創(chuàng )新和飛躍。其創(chuàng )新性還體現在首次全面論述了“兩個(gè)結合”的豐富內涵。習近平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全面闡釋了“兩個(gè)結合”的深刻內涵,使“第一個(gè)結合”得到豐富發(fā)展,賦予“第二個(gè)結合”全新的含義,從而使“兩個(gè)結合”形成了完整的理論體系和有機的統一體。“第一個(gè)結合”是“第二個(gè)結合”的前提和基礎,“第二個(gè)結合”是“第一個(gè)結合”的發(fā)展和結果。創(chuàng )新又體現在方法論上,在縱向上將當代中國先進(jìn)文化與幾千年來(lái)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貫通,橫向上將外來(lái)的馬克思主義與中國本土文化相聯(lián)系,融合古今中外。

“結合”的前提是彼此契合。馬克思主義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來(lái)源不同,但彼此存在高度的契合性,相互契合才能有機結合。“第二個(gè)結合”的結果是互相成就,造就了一個(gè)有機統一的新的文化生命體,讓馬克思主義成為中國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成為現代的,進(jìn)而通過(guò)“結合”形成的新文化,成為中國式現代化的文化形態(tài),大大拓展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豐富內涵,彰顯了中國共產(chǎn)黨高度的文化自覺(jué)、堅定的文化自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結果和趨向是,推動(dòng)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傳承革命文化、發(fā)展先進(jìn)文化,努力創(chuàng )造光耀時(shí)代、光耀世界的中華文化。“新的文化生命體”,既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創(chuàng )新,又使古老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獲得了新生。

通過(guò)“結合”,使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主脈和中華民族的精神血脈內在貫通,中國歷史的深厚底蘊與中國現實(shí)的嶄新氣象相互融通,馬克思主義真理力量激活了中華文明的強大生命力。“‘第二個(gè)結合’,是我們黨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歷史經(jīng)驗的深刻總結,是對中華文明發(fā)展規律的深刻把握,表明我們黨對中國道路、理論、制度的認識達到了新高度,表明我們黨的歷史自信、文化自信達到了新高度,表明我們黨在傳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推進(jìn)文化創(chuàng )新的自覺(jué)性達到了新高度。”這三個(gè)“新高度”是“第二個(gè)結合”重大綜合性創(chuàng )新。中華文明延續著(zhù)我們國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脈,既需要薪火相傳、代代守護,也需要與時(shí)俱進(jìn)、推陳出新。“第二個(gè)結合”是中華文明與時(shí)俱進(jìn)、推陳出新的體現,也可謂5000多年中華文明的一次飛躍。

(二)“第二個(gè)結合”是當今中國的又一次思想解放

回顧黨的百余年歷史,五四運動(dòng)期間興起的新文化運動(dòng)引發(fā)了思想解放潮流,推動(dòng)了中國共產(chǎn)黨誕生,開(kāi)啟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歷史時(shí)期;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前后,一場(chǎng)關(guān)于真理標準問(wèn)題的大討論,帶來(lái)了新的思想解放,拉開(kāi)了改革開(kāi)放的序幕,推動(dòng)中國歷史進(jìn)入改革開(kāi)放和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shí)期。從兩次有典型代表性的思想解放可以得出規律性認識,即兩次思想解放無(wú)不是以文化解放、文化勃興為先導的,兩次思想解放均帶來(lái)了深刻的社會(huì )變革,分別開(kāi)啟不同的歷史新時(shí)期。

當代中國正經(jīng)歷著(zhù)我國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huì )變革,也正在進(jìn)行著(zhù)人類(lèi)歷史上最為宏大而獨特的實(shí)踐創(chuàng )新。這種偉大實(shí)踐必將給文化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造、思想文化解放提供強大動(dòng)力和廣闊空間。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進(jìn)入新時(shí)代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新時(shí)代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團結帶領(lǐng)黨和人民進(jìn)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jìn)偉大事業(yè)、實(shí)現偉大夢(mèng)想,推進(jìn)黨和國家事業(yè)取得全方位、開(kāi)創(chuàng )性歷史成就,發(fā)生深層次、歷史性變革,使中華民族迎來(lái)了從富起來(lái)到強起來(lái)的偉大飛躍。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是又一次思想解放。“結合”打開(kāi)了創(chuàng )新空間,讓我們掌握了思想和文化主動(dòng),并有力地作用于道路、理論和制度。更重要的是,“第二個(gè)結合”讓我們能夠在更廣闊的文化空間中,充分運用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寶貴資源,探索面向未來(lái)的理論和制度創(chuàng )新。中國近代和當代思想解放的歷史昭示我們,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必將有力推動(dòng)“第二個(gè)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實(shí)現。

(三)“第二個(gè)結合”拓展了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的文化根基

中華民族有著(zhù)5000多年的悠久歷史和燦爛文化,中華文明從遠古一直延續發(fā)展到今天,中華民族和中華文明在數千年人類(lèi)社會(huì )歷史長(cháng)河中頑強生存、連貫發(fā)展而沒(méi)有中斷,世所罕見(jiàn),值得中國人驕傲、自豪和自信。文化具有民族性、開(kāi)放性、時(shí)代性和包容性。中華文化既是歷史的、也是當代的,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多次強調要堅定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堅定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說(shuō)到底是要堅定文化自信。

在5000多年文明發(fā)展中孕育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在黨和人民偉大斗爭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積淀著(zhù)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代表著(zhù)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習近平指出:“站立在九百六十萬(wàn)平方公里的廣袤土地上,吸吮著(zhù)中華民族漫長(cháng)奮斗積累的文化養分,擁有十三億中國人民聚合的磅礴之力,我們走自己的路,具有無(wú)比廣闊的舞臺,具有無(wú)比深厚的歷史底蘊,具有無(wú)比強大的前進(jìn)定力。”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筑牢了道路根基,讓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有了更加宏闊深遠的歷史縱深,極大地拓展了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的文化根基。中國式現代化賦予中華文明以現代力量,中華文明賦予中國式現代化以深厚底蘊。

(四)“第二個(gè)結合”為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強國建設、民族復興提供強大動(dòng)力

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新時(shí)代新征程黨的使命任務(wù)是:“從現在起,中國共產(chǎn)黨的中心任務(wù)就是團結帶領(lǐng)全國各族人民全面建成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強國、實(shí)現第二個(gè)百年奮斗目標,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現代化強國建設涵蓋多個(gè)方面。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反復強調要建設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文化強國,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進(jìn)一步強調:“在新的起點(diǎn)上繼續推動(dòng)文化繁榮、建設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是我們在新時(shí)代新的文化使命。”中華民族歷史悠久,中華文明源遠流長(cháng),中華文化博大精深,這是建設現代化強國,包括建設文化強國的歷史文化基礎和寶貴資源。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就是激活中華文明,轉化成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文化形態(tài),為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提供軟實(shí)力。

思想文化是一個(gè)國家和一個(gè)民族的靈魂和根脈,隨著(zhù)中國經(jīng)濟社會(huì )不斷發(fā)展,中華文明也必將順應時(shí)代發(fā)展煥發(fā)出更加蓬勃的生命力。習近平指出:“一個(gè)國家、一個(gè)民族的強盛,總是以文化興盛為支撐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要以中華文化發(fā)展繁榮為條件。”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是文化強國建設的堅實(shí)基礎,兩者結合形成的新文化成為中國式現代化的文化形態(tài),是文化強國的重要體現。中國式現代化是物質(zhì)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協(xié)調的現代化。建設現代化強國,必須把高質(zhì)量發(fā)展作為硬道理、硬實(shí)力,把建設文化強國作為軟實(shí)力;硬實(shí)力需要軟實(shí)力支撐,軟實(shí)力要和硬實(shí)力相匹配。“文化軟實(shí)力集中體現了一個(gè)國家基于文化而具有的凝聚力和生命力,以及由此產(chǎn)生的吸引力和影響力。古往今來(lái),任何一個(gè)大國的發(fā)展進(jìn)程,既是經(jīng)濟總量、軍事力量等硬實(shí)力提高的進(jìn)程,也是價(jià)值觀(guān)念、思想文化等軟實(shí)力提高的進(jìn)程。”提升國家文化軟實(shí)力,不僅關(guān)系我國在世界文化格局中的定位,而且關(guān)系我國國際影響力,關(guān)系“第二個(gè)百年”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奮斗目標的實(shí)現。(作者:任貴祥,華南師范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特聘教授、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研究員)(原載《中共黨史研究》2024年第2期,注釋從略)

信息來(lái)源:人民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