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紅軍長(cháng)征的決策和部署

訪(fǎng)問(wèn)次數: 339        作者: ahjgbzw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8

[字體: ]

長(cháng)征是驚天動(dòng)地的革命壯舉,是中國共產(chǎn)黨和紅軍譜寫(xiě)的壯麗史詩(shī),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jìn)程中的巍峨豐碑。從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離開(kāi)中央蘇區算起,以三大主力紅軍于1936年10月在甘肅會(huì )寧和今屬寧夏的將臺堡勝利會(huì )師為長(cháng)征結束標志。紅軍長(cháng)征歷時(shí)兩個(gè)寒暑,縱橫14個(gè)?。ò船F今行政區劃,為15個(gè)省、自治區、直轄市),進(jìn)行了600多次重要戰役戰斗,渡過(guò)了近百條江河,越過(guò)了約40座高山險峰,經(jīng)過(guò)了10多個(gè)少數民族地區。長(cháng)征歷時(shí)之長(cháng)、規模之大、行程之遠、環(huán)境之險惡、戰斗之慘烈,在中國歷史上是絕無(wú)僅有的,在世界戰爭史乃至人類(lèi)文明史上也是極為罕見(jiàn)的。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5周年,是中央紅軍長(cháng)征決策和出發(fā)90周年,回顧這段輝煌歷史,具有重要的意義。

長(cháng)征的艱難抉擇

長(cháng)征是黨和紅軍生死攸關(guān)的轉折點(diǎn),也是艱難的抉擇。1933年9月,蔣介石調集100萬(wàn)軍隊發(fā)動(dòng)第五次軍事“圍剿”,妄圖用50萬(wàn)兵力“剿滅”中央革命根據地的紅軍。當時(shí)中央革命根據地的紅軍主力有8萬(wàn)多,但由于“左”傾錯誤和李德錯誤的軍事指揮,紅軍放棄歷次反“圍剿”行之有效的戰略方針,照搬正規陣地戰經(jīng)驗,實(shí)行軍事冒險主義方針,主張“御敵于國門(mén)之外”,軍事上提出“短兵突擊”的戰術(shù),讓紅軍同裝備優(yōu)良的國民黨軍打陣地戰、堡壘戰,同敵人拼消耗,使紅軍遭受重大損失,導致中央蘇區日益縮小,黨和紅軍面臨迫在眉睫的生存危機。

1934年4月廣昌失守之后,根據地區域日益縮小,軍力、民力和物力消耗巨大。國民黨軍隊調整部署,加緊對根據地中心地區的“圍剿”,紅軍雖經(jīng)頑強抵抗,但節節失利,陷入困境。5月,中央書(shū)記處作出決定,準備將中央紅軍主力撤離根據地,并將這一決定報告共產(chǎn)國際,不久,共產(chǎn)國際復電同意:“我們完全贊成你們目前根據對形勢的正確評價(jià)而實(shí)行的計劃”,“如果說(shuō)主力部隊可能需要暫時(shí)撤離中央蘇區,為其做準備是適宜的,那么這樣做也只是為了撤出有生力量,使之免遭打擊。”

根據共產(chǎn)國際6月16日來(lái)電指示,博古于6月下旬召開(kāi)中央政治局會(huì )議進(jìn)行討論。在討論中毛澤東發(fā)言,建議紅軍主力應盡速向外突圍轉移,轉移的方向不宜往北,可以往西。會(huì )議沒(méi)有接受毛澤東的主張,只是決定派紅七軍團作為抗日先遣隊北上,派紅六軍團從湘贛蘇區到湖南中部去,發(fā)展游擊戰爭開(kāi)辟新區。

博古、李德開(kāi)始了撤離蘇區突圍轉移的秘密準備工作。博古召開(kāi)中央書(shū)記處會(huì )議,決定成立由博古、李德、周恩來(lái)組成的中央最高“三人團”,對紅軍主力撤離中央蘇區突圍轉移秘密進(jìn)行籌劃。“三人團”具體分工是:博古、李德負責制定政治、軍事方面的行動(dòng)計劃,周恩來(lái)負責軍事計劃的實(shí)行。

“三人團”成立后,最初決定將紅軍主力突圍轉移的時(shí)間定在是年10月底11月初。1934年8月底9月初,中革軍委總參謀部第二局通過(guò)無(wú)線(xiàn)電偵聽(tīng),獲悉國民黨軍隊提前開(kāi)始對中央蘇區發(fā)起總攻。面對這一緊急情況,中央決定將原定于10月底11月初實(shí)施的戰略轉移計劃提前。李德在其回憶錄《中國紀事》中記述道:“八月計劃預定突圍日期是十月底十一月初,因為根據我們獲得的情報,蔣介石企圖在這期間集中力量發(fā)動(dòng)新的進(jìn)攻,突圍的日期選擇在這時(shí),必然會(huì )使敵人撲個(gè)空。”“此外,從華南地區的地理氣候上來(lái)考慮,這也是行軍和作戰最有利的時(shí)間。”9月17日,博古就戰略轉移問(wèn)題再次致電共產(chǎn)國際。9月30日,共產(chǎn)國際復電中共中央:“考慮到這樣一個(gè)情況,即今后只在江西進(jìn)行防御戰是不可能取得對南京軍隊的決定性勝利的,我們同意你們將主力調往湖南的計劃”,正式同意中共中央的轉移計劃。至此,經(jīng)中共中央多次研究討論,并經(jīng)共產(chǎn)國際批準,紅軍實(shí)行戰略轉移的決策最終正式確定。

長(cháng)征前的安排與部署

從1934年6月底7月初開(kāi)始,在“一切為了保衛蘇維埃”“與敵人五次‘圍剿’‘決戰’”等口號掩護下,中央蘇區開(kāi)始了紅軍主力突圍轉移的秘密準備工作:

一是軍事戰略的部署安排。為了調動(dòng)和牽制敵人,減輕國民黨軍隊對中央革命根據地的壓力,并準備實(shí)施戰略轉移,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決定組織兩支部隊北上和西進(jìn)。首先是組建北上抗日先遣隊。1934年7月,尋淮洲、樂(lè )少華、粟裕等領(lǐng)導的紅七軍團改稱(chēng)北上抗日先遣隊,于7月6日從瑞金出發(fā),向東出擊福建,然后北上閩浙皖贛邊,歷時(shí)6個(gè)多月,行程5600余里,血戰東南半壁,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紅軍長(cháng)征突圍。其次是安排紅六軍團西征。1934年7月下旬,紅六軍團奉中革軍委命令退出湘贛根據地西進(jìn)。在中共中央書(shū)記處作出撤離中央根據地,進(jìn)行戰略轉移決策的情況下,奉命西進(jìn)帶有探路的性質(zhì)。

同時(shí),為減輕中央紅軍突圍的阻力,中共中央、中革軍委與國民黨粵軍陳濟棠部曾進(jìn)行了秘密的“和平談判”。1934年9月,朱德致信陳濟棠,提議“雙方停止作戰行動(dòng),而以贛州沿江至信豐而龍南、安遠、尋烏、武平為分界線(xiàn)”,并期望陳濟棠“移師反蔣”。10月5日,中央派潘健行(潘漢年)、何長(cháng)工為代表,同陳濟棠部代表在尋烏羅塘進(jìn)行談判,一致達成就地停戰、互通情報、解除封鎖、相互通商和必要時(shí)相互借道等五項協(xié)議,為中央紅軍戰略轉移早期順利突圍起到了關(guān)鍵作用。

二是擴大紅軍,補充兵員。1934年5月14日,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發(fā)出通知,要求在5、6、7月擴大紅軍5萬(wàn)名。到6月30日,全中央蘇區實(shí)際完成擴紅任務(wù)62269名。9月1日,中央組織局、總動(dòng)員武裝部發(fā)出關(guān)于9月間動(dòng)員3萬(wàn)新戰士上前線(xiàn)的通知。9月4日,中革軍委在《紅星》報上又發(fā)表了《為擴大紅軍的緊急動(dòng)員的號令》,要求中央蘇區“無(wú)論如何要做到在九月間動(dòng)員三萬(wàn)新戰士去上前線(xiàn)”。與此同時(shí),中革軍委決定成立紅八軍團和教導師等,壯大了中央紅軍的力量。到9月27日止,實(shí)際完成18204名。這樣,從這年5月中旬到9月間,整個(gè)中央蘇區共動(dòng)員80473名新戰士充實(shí)到紅軍主力部隊和地方部隊。設在興國、于都、寧都、瑞金等地的紅軍補充師、補充團,加緊對新兵進(jìn)行軍事訓練。

為突圍轉移需要,中革軍委于9月21日發(fā)出命令,在興國縣古龍崗以紅軍第二十一師和第二十三師為基干部隊,新組建紅軍第八軍團,由周昆任軍團長(cháng),黃甦任政治委員。同時(shí),在瑞金縣武陽(yáng)新組建紅軍中央教導師,專(zhuān)門(mén)擔負保衛中央黨政軍機關(guān)安全的任務(wù)。此外,中革軍委于1934年9月10日下達命令,要求紅軍各軍團迅速建立后方勤務(wù)組織,征調5000人組成運輸隊,準備隨軍行動(dòng)。

三是籌集軍需物資和軍費。紅軍轉移時(shí)要求輕裝,每人只帶一床被毯、一袋夠吃十天的干糧、兩雙草鞋,還有一個(gè)掛包裝衣服和簡(jiǎn)單的日用品。每個(gè)衛生隊準備四副擔架、兩擔藥箱。為此,中央先后多次發(fā)出緊急指示,發(fā)起“借谷運動(dòng)”“籌款運動(dòng)”“節省運動(dòng)”等,得到蘇區群眾積極支持。廣大民眾紛紛表示向先進(jìn)學(xué)習,踴躍借谷給紅軍,收到良好效果。赤衛軍與少先隊的群眾武裝組織有了極大的發(fā)展,擔架隊直接配合前線(xiàn)作戰,晝夜不停。婦女們忙著(zhù)做軍鞋,幫助紅軍家屬們搞好生產(chǎn)。蘇區的經(jīng)濟建設取得很大成績(jì)。蘇區發(fā)起退還公債和谷票運動(dòng),主動(dòng)把公債券和谷票無(wú)償退還給政府。婦女們發(fā)起剪發(fā)運動(dòng),把頭上的銀飾和手上的戒指捐獻給政府。此外,通過(guò)向地主籌款,發(fā)動(dòng)群眾查找地主埋藏的金銀窖等形式,僅兩個(gè)月時(shí)間,在博生、會(huì )昌、于都、西江四縣籌款 18萬(wàn)余元。到紅軍長(cháng)征時(shí),國家銀行隨軍擔運了數十擔銀元,對長(cháng)征途上紅軍給養保障起到了重要作用。

隨著(zhù)轉移計劃的臨近,急需趕制大量武器彈藥。為了解決生產(chǎn)原料問(wèn)題,1934年5月16日,中央國民經(jīng)濟委員部發(fā)出布告,“號召蘇區廣大工農群眾將所拾到或留存的子彈、子彈殼、銅、錫、舊鐵等物品,作價(jià)賣(mài)與國家以供軍用。”中央蘇區隨即掀起收集軍用物資的突擊運動(dòng),到8月31日,短短3個(gè)月,蘇區群眾共收集銅8.28萬(wàn)余斤、錫4.95萬(wàn)余斤、鐵15.95 萬(wàn)余斤、子彈14.09萬(wàn)發(fā)、子彈殼1.32萬(wàn)斤、白硝1.53萬(wàn)斤…

在蘇區群眾的支持下,紅軍的糧食與其他物資需要得到很好的解決。據參加長(cháng)征的同志回憶,凡參加長(cháng)征的紅軍都可以領(lǐng)到一份在長(cháng)征途中使用的裝備、糧食和物資,“戰斗員們都是帶著(zhù)四個(gè)或六個(gè)手榴彈,一支步槍、一把刺刀,以及滿(mǎn)袋的步槍子彈”,“我們的帽子、衣服、布草鞋、綁帶、皮帶,從頭到腳都是嶄新的東西”。

四是去留人員的安排。據李維漢回憶:長(cháng)征的所有準備工作,不管中央的、地方的、軍事的、非軍事的都是秘密進(jìn)行的,只有少數領(lǐng)導人知道,我只知道其中的個(gè)別環(huán)節,群眾一般是不知道的。干部走留名單也是保密的。中央黨政軍高級干部誰(shuí)走誰(shuí)留,由博古等人親自確定;中央各部門(mén)走留人員名單,由各部門(mén)黨團負責人和行政領(lǐng)導決定后報中央書(shū)記處審批;各省委的干部,由省委決定后報中央批準。凡是確定隨軍突圍轉移的人員名單,統一由中央組織局編隊。中央和省級機關(guān)及紅軍部隊中的女同志,由中央婦女部提出了一份隨部隊長(cháng)征女同志的名單,然后組織她們體檢,身體合格者隨部隊行動(dòng)、中央領(lǐng)導人的夫人和在中央直屬機關(guān)擔任領(lǐng)導職務(wù)的女同志隨軍轉移人員名單,由中央書(shū)記處和組織局決定,無(wú)須體檢。所有隨軍轉移的人員名單確定后,一直等到突圍轉移前一兩天,才臨時(shí)通知有關(guān)人員。有些人是因工作需要留下來(lái)的,如項英、梁柏臺、劉伯堅、阮嘯仙、周月林等;有些是因病或負傷而留下來(lái)的,如周以栗、陳正人、陳毅等。

五是輿論上的準備。長(cháng)征前夕,中央連續發(fā)布命令和指示,對紅軍主力轉移后中央蘇區的各項工作作了具體部署與安排。9月29日,張聞天在《紅色中華》發(fā)表《一切為了保衛蘇維?!返氖鹈缯?,指出“我們有時(shí)在敵人優(yōu)勢兵力的壓迫之下,不能不暫時(shí)放棄某些蘇區與城市,縮短戰線(xiàn),集結力量,求得戰術(shù)上的優(yōu)勢,以爭取決戰的勝利”,這篇社論暗示著(zhù)中央紅軍即將實(shí)施戰略轉移。

長(cháng)征的整裝出發(fā)

長(cháng)征是偉大的遠征。10月9日、10日,中革軍委先后在瑞金發(fā)布《野戰軍由十月十日至二十日行動(dòng)日程表》和《中革軍委關(guān)于第一野戰縱隊撤離中央蘇區的命令》,對紅軍戰略轉移的行動(dòng)計劃作了具體安排。其中,《野戰軍由十月十日至二十日行動(dòng)日程表》是紅軍長(cháng)征的“總命令”,《中革軍委關(guān)于第一野戰縱隊撤離中央蘇區的命令》是執行這一命令的具體命令。為便于隨軍行動(dòng),中共中央、中央政府、中革軍委機關(guān)和直屬部隊編為兩個(gè)縱隊,與紅軍主力第一、第三、第五、第八、第九軍團,約8.6萬(wàn)余人,共同組成戰略轉移的野戰軍。

第一野戰縱隊代號“紅星”,由中革軍委、紅軍總部和干部團組成,下轄四個(gè)梯隊。第二野戰縱隊代號“紅章”,由中共中央、中華蘇維埃中央機關(guān)、后勤部隊、衛生部門(mén)、總工會(huì )、青年團等組成。鑒于中央紅軍各部隊正分散駐扎在中央蘇區各地。從10月7日開(kāi)始,中革軍委陸續向紅軍第一、第三、第八、第九軍團和中革軍委直屬機關(guān)部隊下達撤離戰場(chǎng)、集結補充的命令。

1934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中革軍委率8.6萬(wàn)余人,踏上戰略轉移的征程,開(kāi)始了長(cháng)征。毛澤東、張聞天、王稼祥編在第一縱隊所屬的中央縱隊,博古、李德、周恩來(lái)、朱德等也隨縱隊行動(dòng)。

為了革命信仰,無(wú)數軍民毅然決然舍骨肉別親人,舍小家為大家。比如長(cháng)征前夕毛澤東和賀子珍忍痛將自己的兒子毛毛托付給賀怡。劉伯堅、林伯渠、鄧子恢、羅炳輝等人都將自己的子女留在了中央蘇區。蘇區人民也對紅軍依依不舍,據中革軍委教導師參謀長(cháng)孫毅回憶:鄉親們依依不舍歡送紅軍,有的婦女拿著(zhù)草鞋、毛巾、襪子、鞋墊等,遞給自己的兒子、丈夫、兄弟……部隊已經(jīng)走出二里路了,送行的鄉親們還是難舍難分,跟隨隊伍前進(jìn)。長(cháng)征前夕,無(wú)數革命伴侶就此訣別。蘇區“五老之一”的董必武,1933年與時(shí)任中共汀州市委宣傳部部長(cháng)的陳碧英結為夫妻。陳碧英體檢時(shí)體重僅差了半公斤,不能參加長(cháng)征。臨別時(shí),陳碧英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她把系在腰帶上的手電筒解下來(lái),送給了董必武,哽咽著(zhù)說(shuō):“你年紀大了,晚上走路多留心!”在紅軍到達信豐古陂楊坊宿營(yíng)時(shí),賀子珍從休養連前來(lái)看望毛澤東,含淚講述蘇區男女老少相送時(shí)的情景,毛澤東聽(tīng)后,神情凝重地說(shuō):“我們欠根據地人民的實(shí)在太多了。”

長(cháng)征后的浴血堅守

為了掩護中央紅軍主力戰略轉移,堅持中央蘇區的斗爭,中央決定留下一部分干部和部隊繼續在中央蘇區堅持作戰。10月3日,中共中央、蘇維埃中央政府聯(lián)合發(fā)布《為發(fā)展群眾的游擊戰爭告全蘇區民眾》,號召蘇區群眾“武裝起來(lái),發(fā)展游擊戰爭”,保衛自己的土地和家園。10月8日,中共中央給中央分局發(fā)布訓令,指示紅軍主力突圍轉移后,中央蘇區黨組織要繼續堅持廣泛發(fā)展游擊戰爭,10月13日,根據中共中央書(shū)記處決定,中共中央分局、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辦事處(中央政府辦事處)和中央軍區在瑞金云石山馬道口成立,由項英任分局書(shū)記、軍區司令員兼政委,陳毅任辦事處主任。留在蘇區的紅二十四師及地方武裝共1.6萬(wàn)余人,在項英、陳毅等人的領(lǐng)導下,開(kāi)展了艱苦卓絕的三年游擊戰爭。

為保證野戰軍和中央機關(guān)能安全集結和突圍轉移,蘇區軍民實(shí)行赤色戒嚴、堅壁清野,嚴密封鎖消息,制造假象迷惑敵人。中央政府全套機關(guān)名稱(chēng)都被暫時(shí)保留下來(lái)。各部門(mén)、各機關(guān)被留下在蘇區堅持斗爭的負責人,繼續照常領(lǐng)導各部門(mén)工作。

各部門(mén)的工作任務(wù)和工作制度仍照舊執行?!都t色中華》報繼續正常出版,宣傳內容仍舊是擴紅、征糧、優(yōu)待紅軍家屬等。這些措施有效地迷惑了敵人。到10月下旬,北路敵軍占領(lǐng)寧都縣城后,才確知紅軍主力已突圍西進(jìn)。東路敵人到11月上旬,還以為中共中央和蘇維埃中央政府機關(guān)仍在中央蘇區。據蔣介石南昌行營(yíng)侍從室主任晏道剛在新中國成立后回憶,蔣介石直到1934年11月中旬,才徹底搞懂中央紅軍主力西移的戰略意圖。中央分局、中央政府辦事處領(lǐng)導留守紅軍和蘇區民眾采取的上述措施,在各個(gè)戰場(chǎng)上有效地阻擊、遲滯著(zhù)30余萬(wàn)國民黨軍隊向蘇區的進(jìn)攻,解除了野戰軍集結休整及突圍轉移初期的后顧之憂(yōu),使野戰軍從容進(jìn)抵湘南地區。

10 月下旬,國民黨軍隊20余萬(wàn)人從北、東、西三面加緊向中央蘇區腹地進(jìn)攻。11月底,中央蘇區疆域被國民黨軍“蠶食”,紅色區域最終淪陷。為了“剿滅”紅軍留守部隊和游擊部隊,國民黨軍隊采取碉堡圍困、經(jīng)濟封鎖、移民并村、保甲連坐、大肆燒殺等最殘酷最毒辣的手段,實(shí)行反復“清剿”。

面對國民黨軍隊的“清剿”,紅軍游擊隊和革命群眾一起,進(jìn)行英勇頑強的抵抗,表現了無(wú)比堅毅的英雄氣概。項英、陳毅等根據中革軍委指示,于11月初率領(lǐng)中共中央分局、中央政府辦事處和中央軍區機關(guān),由瑞金轉移到于都縣寬田地區的龍泉村和石含村。此時(shí),陳毅等一些領(lǐng)導人清醒地認識到,中央蘇區面臨的形勢已非常嚴峻,他們主張中共中央分局等領(lǐng)導機關(guān)和留守紅軍迅速改變斗爭方式,組織蘇區軍民和留守部隊靈活開(kāi)展游擊戰爭。1935年2月中旬,項英、陳毅根據黨中央在長(cháng)征途中發(fā)來(lái)的指示電,率領(lǐng)近萬(wàn)名紅軍和黨政軍干部分成九路,分別突圍。突圍過(guò)程中,何叔衡、賀昌、阮嘯仙、毛澤覃、李賜凡、李天柱等一批黨和紅軍高級領(lǐng)導干部英勇?tīng)奚?;瞿秋白、劉伯堅、梁柏臺等被俘后英勇不屈,慷慨就義。突圍后的隊伍轉移到贛粵邊、湘粵贛邊、汀瑞邊和閩西南這些地區繼續堅持艱苦卓絕的游擊斗爭。留守中央蘇區的部署,有力地牽制了敵人,配合了主力紅軍長(cháng)征。以后,又成為抗日戰爭在南方的重要戰略支點(diǎn),為中國革命作出了重要貢獻。

(作者:鐘燕林,江西省瑞金市史志研究室編研股股長(cháng);黃云,江西省贛州市委黨史研究室宣教科科長(cháng);蘇春生,江西省瑞金市史志研究室負責人,瑞金中央革命根據地紀念館副研究員)(《百年潮》2024年第5期)

信息來(lái)源:人民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