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將熱血染青山

訪(fǎng)問(wèn)次數: 244        作者: ahjgbzw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7

[字體: ]

在中國革命歷史的天空,有眾多璀璨英魂閃耀其中,映現著(zhù)光輝革命歷程,照亮前赴后繼的征程。從血火交織的崢嶸歲月走來(lái),人們無(wú)法忘記共產(chǎn)黨的早期黨員、紅軍高級指揮員伍中豪用生命吟詠的壯歌。

一個(gè)早晨,小雨淅瀝、朝霧蒙蒙,天地之間靜謐安詳。肅立于革命先烈伍中豪的墓碑前,吟誦他寫(xiě)的詩(shī)句“男兒沙場(chǎng)百戰死,壯士馬革裹尸還。埋骨何須桑梓地,人間到處有青山”,不禁心生萬(wàn)千感慨。

1905年,伍中豪出生在湖南省耒陽(yáng)。與眾多革命先烈一樣,救國救民是伍中豪早年就立下的遠大志向。17歲那年,伍中豪以?xún)?yōu)異成績(jì)考入北京大學(xué)文學(xué)院,1922年加入了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這個(gè)追求思想進(jìn)步的青年,在李大釗的影響下,接受了馬克思主義。這個(gè)出身湖南鄉村的青年,在思想上真正地覺(jué)醒了。1924年,伍中豪由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員轉為中國共產(chǎn)黨黨員。從此,伍中豪成為一名共產(chǎn)主義的堅定信仰者,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大潮之中。

在外求學(xué)期間,伍中豪一直關(guān)心著(zhù)家鄉的反帝反封建斗爭。1922年寒假,伍中豪回到家鄉耒陽(yáng),參與籌建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耒陽(yáng)地方委員會(huì );1924年,他又與陳芬等人創(chuàng )建中共耒陽(yáng)支部。在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中,伍中豪越來(lái)越感到革命武裝的重要性。在給友人的一封信中,他感嘆道:“目今日時(shí)代潮流,筆桿難勝槍桿,筆桿僅能潤世,救世尚須槍桿……”于是,他毅然決定投筆從戎,向黨組織提出了去黃埔軍校學(xué)習的請求。1925年5月,伍中豪以?xún)?yōu)異成績(jì)考入黃埔軍校,成為第四期步兵科學(xué)員。畢業(yè)后,伍中豪來(lái)到廣州農民運動(dòng)講習所,擔任軍事教官。在這里,他認識了毛澤東等心懷救國救民理想的共產(chǎn)黨人。伍中豪十分佩服毛澤東對時(shí)局和中國前途的分析,誠懇地對毛澤東說(shuō):“我這一生就跟定了你!”

1926年7月,伍中豪參加北伐,進(jìn)入湖南后,根據黨的安排回到耒陽(yáng)擔任團防局長(cháng)。在任上,他裁撤了思想反動(dòng)的常備隊隊長(cháng)、親自擔任隊長(cháng),招募青年工農為隊兵。1926年11月,耒陽(yáng)縣工、農會(huì )成立后,伍中豪將縣常備隊與工農自衛隊、糾察隊合編為耒陽(yáng)工農自衛軍總隊,把全縣的武裝力量牢牢地掌握在工農會(huì )手中。

“馬日事變”后,國民黨反動(dòng)當局在《湖南日報》刊出通緝伍中豪的命令。此時(shí),家鄉耒陽(yáng)不能回去,長(cháng)沙亦是絕無(wú)立足之可能。伍中豪幾經(jīng)輾轉來(lái)到武漢,找到黃埔軍校時(shí)的好友、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總指揮部警衛團團長(cháng)盧德銘。經(jīng)盧德銘介紹,伍中豪與黨組織取得了聯(lián)系,被告知留在警衛團擔任連長(cháng)。由于警衛團沒(méi)有趕上南昌起義,于1927年8月12日輾轉來(lái)到革命基礎較好、位于湘鄂贛邊的江西修水縣。9月初,警衛團、平江瀏陽(yáng)工農義勇隊、崇通農民義勇軍與安源的路礦工人武裝,合編為工農革命軍第1軍第1師,由毛澤東任前敵委員會(huì )書(shū)記,盧德銘任總指揮,余灑度任師長(cháng)。同月,毛澤東領(lǐng)導的湘贛邊界秋收起義爆發(fā)。擔任工農革命軍第1軍第1師第3團副團長(cháng)兼第3營(yíng)營(yíng)長(cháng)的伍中豪,率部沖鋒在前,首戰白沙市獲勝,受到毛澤東的稱(chēng)贊。

秋收起義遭遇挫折后,1927年9月19日晚,毛澤東在湖南瀏陽(yáng)文家市的里仁學(xué)校主持召開(kāi)前敵委員會(huì )會(huì )議,討論工農革命軍的行動(dòng)方向問(wèn)題。會(huì )上爭論激烈,師長(cháng)余灑度等人堅持“取瀏陽(yáng)直攻長(cháng)沙”。在總指揮盧德銘等人的支持下,會(huì )議通過(guò)了毛澤東關(guān)于放棄進(jìn)攻長(cháng)沙的主張。當時(shí),同樣支持毛澤東正確主張的還有伍中豪,他說(shuō):“我軍已疲勞,失敗后士氣低落,長(cháng)沙已有準備,如再去攻打,必會(huì )全軍覆滅……”

按照會(huì )議決定,工農革命軍轉向敵人統治力量薄弱的農村、山區尋找落腳點(diǎn),以保存實(shí)力,再圖發(fā)展。何長(cháng)工在《秋收起義到井岡山》一文中寫(xiě)道,為了擺脫尾追的敵軍,伍中豪向毛澤東建議:五更出發(fā),日落宿營(yíng),與敵競跑;時(shí)東時(shí)西,時(shí)分時(shí)合,把敵人甩掉。毛澤東接受了他的建議,9月26日工農革命軍攻下蓮花縣城后,立即分為數個(gè)小隊撤出縣城,擺脫了敵人。

英雄主義是在信念與理想旗幟下迸發(fā)的生命激情。秋收起義部隊到達井岡山后,伍中豪滿(mǎn)懷對革命的熱情,投入到井岡山的斗爭中。1928年2月中旬,贛敵第27師第79團趁工農革命軍主力去遂川之機,派出一個(gè)營(yíng)配合地方靖衛團占領(lǐng)寧岡新城。工農革命軍聞?dòng)嵑?,從遂川趕回茅坪擇機殲敵。按照部署,伍中豪率部負責攻打南門(mén)和北門(mén)。在工農革命軍首次攻城受挫后,伍中豪勇猛攀上城墻,戰士們緊跟其后登上城頭,痛殲守敵。南門(mén)被攻破了,接著(zhù),東門(mén)和北門(mén)也相繼被攻破。此戰,伍中豪率部與第1營(yíng)配合,全殲守敵一個(gè)營(yíng)和寧岡縣靖衛團,俘敵約300人,取得了井岡山根據地創(chuàng )建以來(lái)的重大勝利。

在井岡山這塊紅色熱土上,伍中豪歷任紅四軍第31團團長(cháng)、第3縱隊縱隊長(cháng)、紅12軍軍長(cháng)……在與國民黨軍的作戰中,他巧妙指揮、英勇善戰、連戰皆捷,成為紅軍初創(chuàng )時(shí)期有名的高級指揮員。

我們走進(jìn)柏路會(huì )議舊址,仿佛穿過(guò)時(shí)空隧道、走入了1929年1月的井岡山。當年,或主張據險死守、或主張全部轉移的爭論聲,依稀在耳邊響起。湘贛兩省國民黨軍6個(gè)旅、約3萬(wàn)兵力“會(huì )剿”井岡山之際,毛澤東在這里主持召開(kāi)了紅四軍前委、湘贛邊界特委和共青團特委、紅四軍和紅五軍軍委以及邊界各縣縣委聯(lián)席會(huì )議。會(huì )議贊同毛澤東提出的內線(xiàn)作戰與外線(xiàn)作戰相結合的策略,決定紅四軍主力第28團、第31團及軍直屬隊出擊贛南,以打破敵人的經(jīng)濟封鎖,第30團、第32團留守井岡山……在湘、贛兩省國民黨軍“會(huì )剿”井岡山根據地時(shí),襲擊贛州或吉安,采用“圍魏救趙”策略,迫使兩省國民黨軍分兵回援,以解井岡山之圍。

不久后,蔣桂戰爭開(kāi)始。在分析敵我形勢后,紅四軍前委提出利用軍閥混戰的機會(huì ),在更大范圍的農村實(shí)行工農武裝割據,以促進(jìn)全國革命高潮到來(lái)的戰略計劃。紅四軍進(jìn)軍贛南后迅速打開(kāi)新局面,贛南、閩西的革命斗爭如火如荼地發(fā)展。在贛南、閩西開(kāi)辟新的革命根據地斗爭中,伍中豪意氣風(fēng)發(fā),率部參加兩次入閩、三打龍巖的戰斗,捷報頻傳,在戰火中鍛煉成為軍政兼備的優(yōu)秀指揮員。

1930年秋天,伍中豪帶一個(gè)警衛排從吉安陂頭出發(fā)前往橫江渡。當他們行至安福城郊時(shí),太陽(yáng)已經(jīng)落山。此時(shí),他們突遭國民黨安福靖衛團伏擊,警衛排戰士犧牲過(guò)半。伍中豪組織剩余的戰士突圍,退到亮家山,彈藥耗盡,被敵人殺害。這位智勇雙全、馳騁沙場(chǎng)的紅軍指揮員,為革命事業(yè)獻出了寶貴生命。不到一個(gè)月后,工農革命軍攻占了安??h城,召開(kāi)了悼念伍中豪的萬(wàn)人大會(huì ),青山含悲,綠水嗚咽。

佇立在英烈犧牲之地,我們見(jiàn)到山花開(kāi)遍原野,微風(fēng)拂過(guò),似在頻頻點(diǎn)頭向大地致意。那一叢叢、一簇簇搖曳的花兒,在我們心里是自由之花、勝利之花,因為烈士的鮮血澆灌了它。(宋海峰  王倩)(中國軍網(wǎng))

信息來(lái)源:人民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