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文藝要“向著(zhù)大眾”
——瞿秋白的治學(xué)之道

訪(fǎng)問(wèn)次數: 307        作者: ahjgbzw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7

[字體: ]

今年是瞿秋白誕辰125周年,他是中國革命文學(xué)事業(yè)的重要奠基者之一,最早系統地向中國讀者介紹馬列主義文學(xué)藝術(shù)觀(guān),最早運用報告文學(xué)的形式,寫(xiě)出《餓鄉紀程》和《赤都心史》等作品,如實(shí)報道俄國十月革命的真實(shí)情況和世界上第一個(gè)社會(huì )主義國家初創(chuàng )時(shí)的景象,翻譯了一大批外國文藝理論和文學(xué)作品。毛澤東高度贊揚瞿秋白:“他在革命困難的年月里堅持了英雄的立場(chǎng),寧愿向劊子手的屠刀走去,不愿屈服。他的這種為人民工作的精神,這種臨難不屈的意志和他在文字中保存下來(lái)的思想,將永遠活著(zhù),不會(huì )死去。”

“每一個(gè)文學(xué)家其實(shí)都是政治家”

瞿秋白成長(cháng)的年代,正是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奴役中國人民的時(shí)期。1920年,他以《晨報》記者身份赴蘇俄采訪(fǎng),親身見(jiàn)聞十月革命后列寧故鄉的真實(shí)情況。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瞿秋白選定馬克思主義作為畢生信仰,確立了投身共產(chǎn)主義運動(dòng)的志向。這也使他對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有了初步認識,逐漸感悟文學(xué)具有革命性的特質(zhì)。在《文藝的自由和文學(xué)家的不自由》一文中,瞿秋白指出:文學(xué)現象是和一切社會(huì )現象聯(lián)系著(zhù)的,藝術(shù)能夠回轉去影響社會(huì )生活,“加強或者削弱某一階級的力量”。

在瞿秋白看來(lái),文學(xué)具有政治性、革命性,能夠“促進(jìn)或者阻礙階級斗爭的發(fā)展”。在《〈俄羅斯名家短篇小說(shuō)集〉序》中,瞿秋白寫(xiě)道:“文藝和政治是不能脫離的,即使作家主觀(guān)上要脫離政治也是不行的”,“如果他不在政治上和一般宇宙觀(guān)上努力去了解革命和階級意識的意義,那么,他客觀(guān)上也會(huì )走到出賣(mài)靈魂的爛泥坑里去,他的作品客觀(guān)上會(huì )被統治階級所利用?;蛘?,客觀(guān)上散布著(zhù)麻醉群眾的迷藥”??偨Y文學(xué)與政治密不可分的聯(lián)系,瞿秋白深刻指出:“每一個(gè)文學(xué)家其實(shí)都是政治家。”

瞿秋白大力倡導的“第三次文學(xué)革命”,講的就是文學(xué)的革命性,即革命文學(xué)。他指出,革命文學(xué)的對象是所有無(wú)產(chǎn)者;其語(yǔ)言是“可以做幾萬(wàn)萬(wàn)人的工具,被幾萬(wàn)萬(wàn)人使用,使幾萬(wàn)萬(wàn)人都能夠學(xué)習藝術(shù)”的現代普通話(huà)的中國文;其目的是為革命服務(wù),為無(wú)產(chǎn)階級服務(wù)。

“普洛大眾文藝必須用普洛現實(shí)主義的方法來(lái)寫(xiě)”

瞿秋白曾對五四運動(dòng)時(shí)期文學(xué)革命中存在的問(wèn)題進(jìn)行批評,提出文藝要實(shí)現現代化、大眾化。他說(shuō):“記得當初五四運動(dòng)的時(shí)候,胡適之有兩個(gè)口號,叫做‘國語(yǔ)的文學(xué)和文學(xué)的國語(yǔ)’?,F在檢查一下12年來(lái)文學(xué)革命的成績(jì),可以說(shuō)這兩個(gè)口號離著(zhù)實(shí)現的程度還很遠呢!”對于怎樣加快革命文學(xué)發(fā)展這個(gè)問(wèn)題,瞿秋白提出要把文藝的現代化和大眾化聯(lián)系在一起。文藝大眾化是目的,文藝現代化是手段,文藝家創(chuàng )作的作品有了現代的表現形式和表現技巧,但如果作品到不了大眾那里,所謂的文藝現代化就成了無(wú)源之水、無(wú)本之木。

五四運動(dòng)后,西方文藝思潮在中國輪番上演,但是現代派文藝在中國并未立足,根源在于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的西方文藝在急需實(shí)現“救亡圖存”的中國缺乏現實(shí)生活基礎。瞿秋白認為,要實(shí)現文藝現代化,中國的文藝家必須樹(shù)立現代意識,與時(shí)代潮流共進(jìn)。他指出:“‘現實(shí)’用歷史的必然性替無(wú)產(chǎn)階級開(kāi)辟最后勝利道路。無(wú)產(chǎn)階級需要認識現實(shí),為著(zhù)要去改變現實(shí)。無(wú)產(chǎn)階級不需要矯揉做作的麻醉的浪漫諦克來(lái)鼓舞,他需要切實(shí)的了解現實(shí),而在行動(dòng)斗爭之中去團結自己,武裝自己;他有現實(shí)的將來(lái)的燈塔領(lǐng)導著(zhù)最熱烈最英雄的情緒,去為著(zhù)光明而斗爭。因此,普洛大眾文藝必須用普洛現實(shí)主義的方法來(lái)寫(xiě)。”

瞿秋白提出,革命的文藝要“向著(zhù)大眾”。文藝要為無(wú)產(chǎn)階級服務(wù),為中國革命服務(wù),就必須實(shí)現文學(xué)方向的根本轉變,即由紳商(地主資產(chǎn)階級)文學(xué),轉變?yōu)閯趧?dòng)人民的大眾文學(xué)。最根本的是,在創(chuàng )作思想上要有鮮明的革命目的性,大眾文藝“要在情緒上去統一團結階級斗爭的隊伍,在意識上在思想上,在所謂人生觀(guān)上去武裝群眾”。同時(shí),革命作家必須向群眾學(xué)習,同群眾站在一起,作品形式應當運用群眾喜聞樂(lè )見(jiàn)的體裁和樣式,運用大眾的語(yǔ)言,運用現代的普通話(huà)來(lái)寫(xiě)。最關(guān)鍵的是,要發(fā)動(dòng)和引導人民大眾自己創(chuàng )造文藝,讓文學(xué)為人民大眾服務(wù)。

試作“大感情、大氣派和大境界的大散文”

瞿秋白先后于1922年、1924年出版了《餓鄉紀程》和《赤都心史》,嘗試采用了報告文學(xué)這樣一種新文體。在《赤都心史》引言中,瞿秋白對作品進(jìn)行了理論概括,認為這是“在莫斯科一年中的雜記”,是“幼稚的文學(xué)試作品,而決不是枯燥的游記,決不是旅游指南”。

瞿秋白創(chuàng )作的報告文學(xué),展示出大氣派、大情懷、大境界等特點(diǎn)。如,在《餓鄉紀程》中寫(xiě)道:“社會(huì )現象……好似洪爐大冶,又好像長(cháng)江大河,滾滾而下,旁流齊匯,泥沙畢集,任你魚(yú)龍變化也逃不出河流域以外……不知道自己的轉變在空間時(shí)間中生出什么價(jià)值。”運用哲理性的陳述和文學(xué)性的描繪,把世界、自然、社會(huì )的變遷和運動(dòng)規律,形象而又含蓄地展示出來(lái)。

在表現手法上,瞿秋白把散文中的哲理美、意境美充分運用在報告文學(xué)中。他的父親瞿世瑋是清初常州畫(huà)派后期重要的畫(huà)家之一。在父親的影響下,瞿秋白酷愛(ài)繪畫(huà),更是將中國畫(huà)強調寫(xiě)意的特點(diǎn)融入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中。例如,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紅色象征光明與革命,黑色象征黑暗與邪惡,白色象征死亡與不幸。在《餓鄉紀程》和《赤都心史》中,瞿秋白運用這些繪畫(huà)藝術(shù),描繪了“紅光燭天、赤潮澎湃”的革命的俄羅斯,“黑云壓頂、白色恐怖”的悲慘的舊中國,用充滿(mǎn)意境的方式表達著(zhù)他對革命的向往、贊美和對反動(dòng)勢力的憎惡之情。

著(zhù)名散文家郁達夫指出:作者個(gè)性的充分表現、內容范圍的擴大,人性、社會(huì )性和大自然的調和以及幽默趣味的增加,是現代散文的總體特征。隨著(zhù)時(shí)代的發(fā)展,散文也必須隨之發(fā)展;它的內容以及它要表達的情感方式,也必須要發(fā)生變革。它必將由獨立的小散文、小擺設,朝著(zhù)大感情、大氣派和大境界的大散文的方向邁進(jìn)。而這種大散文的試作者和拓荒者是誰(shuí)呢?自然是革命文學(xué)家瞿秋白。(王相坤)(學(xué)習時(shí)報)

 

信息來(lái)源:人民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