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牡丹江保衛戰——捍衛北滿(mǎn)新生民主政權

訪(fǎng)問(wèn)次數: 235        作者: ahjgbzw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6

[字體: ]

1946年5月15日凌晨,盤(pán)踞在牡丹江的國民黨和土匪武裝,向中國共產(chǎn)黨新建立的綏寧軍區司令部、牡丹江市政府發(fā)起武裝暴動(dòng)。經(jīng)過(guò)激烈的戰斗,我軍徹底粉碎了武裝叛亂,保衛了新生的民主政權,維護了社會(huì )秩序。

建立新生民主政權

日本投降后,中國共產(chǎn)黨提出了“向北發(fā)展,向南防御”的戰略方針,迅速調動(dòng)大批干部和戰士趕往東北,與抗聯(lián)部隊和地下黨匯合,開(kāi)辟東北根據地。1945年10月13日,中共中央東北局派李荊璞、譚文邦、張靜之到達牡丹江。李荊璞任牡丹江市市長(cháng)接管市政府工作,組建了東北國民軍牡丹江地區司令部。李荊璞任司令員,募兵300多人進(jìn)行軍事訓練,同時(shí)在牡丹江市外收編零散武裝18000多人,編組為12個(gè)團。1945年10月下旬,359旅一個(gè)團在政委董振東的率領(lǐng)下擴建為東北挺進(jìn)支隊,到達牡丹江后擴大到2000多人,是牡丹江地區剿匪的一支骨干部隊。

1945年12月28日,毛澤東對中共中央東北局作出指示:“我黨現時(shí)在東北的任務(wù),是建立根據地,是在東滿(mǎn)、北滿(mǎn)、西滿(mǎn)建立鞏固的軍事政治的根據地。”東北民主聯(lián)軍總部在《關(guān)于剿匪工作的決定》中提出:“北滿(mǎn)——特別是合江及牡丹江地區,為我黨在東北最基本的戰略根據地。因此,必須爭取在最短時(shí)間內,堅決徹底肅清土匪,發(fā)動(dòng)廣大農民,建立鞏固的后方,以支持長(cháng)期斗爭。”經(jīng)過(guò)近兩年的剿匪斗爭,牡丹江建立了民主政權,有力地支援了全國解放戰爭。

獲悉敵情識破陰謀

與此同時(shí),國民黨軍意圖搶占東北,揚言要在“三個(gè)月內消滅東北共軍”。1946年4月中旬,駐扎在牡丹江的蘇軍奉命回國,我軍主力部隊進(jìn)山剿匪。潛伏在牡丹江市的國民黨黨部訓練科科長(cháng)姜學(xué)瑢和慣匪頭子王超感到時(shí)機已到,與付邦俊匪幫秘密勾結,并收買(mǎi)了市政府警衛排排長(cháng)張德發(fā),妄圖乘我軍主力外出剿匪之機攻占牡丹江市奪取政權,但陰謀被我軍識破。

1946年4月末,牡丹江市政府守衛隊隊長(cháng)李紹武請5天假返回牡北村參加好友婚禮,他將守衛隊工作臨時(shí)委托給張德發(fā)。第3天上午守衛隊骨干隊員周玉福向李紹武告發(fā)張德發(fā)要叛變革命,并拿出張德發(fā)給他的一枚“東北先遣挺進(jìn)軍”臂章作為證據。情況緊急,李紹武立即趕回牡丹江,先軟禁了張德發(fā),并向市長(cháng)作了匯報。經(jīng)審訊,張德發(fā)交代了被國民黨特務(wù)、國民黨吉林先遣軍第11師第25團團長(cháng)翟鳳亭拉攏,企圖策反做內應,配合匪徒武裝暴亂的情況。在精心安排下,軍區保安處密捕了特務(wù)翟鳳亭,在強大的政治攻勢下,翟鳳亭交代了匪幫預計于5月8日、12日、15日這三天中的一天進(jìn)行武裝暴亂的密謀。

翟鳳亭被捕的同一天,軍區保安處丟失牡丹江地圖、文件和一支手槍。經(jīng)軍區保衛科科長(cháng)的細心排查,在保安處內審查出6名連、排級干部,接受了匪軍發(fā)給的“官升一級委任狀”。綏寧軍區(1946年4月23日,牡丹江軍區改稱(chēng)綏寧軍區)司令員李荊璞聽(tīng)取敵情匯報后,認為匪徒要自投羅網(wǎng),我方當然是求之不得。于是李荊璞親自領(lǐng)導研究作戰方案,部署了嚴密的防范措施。我軍主力部隊埋伏在匪徒進(jìn)入市區的交通要道旁邊,待敵人進(jìn)入后迅速切斷退路,實(shí)行前后夾擊,將敵人一網(wǎng)打盡。

周密部署粉碎陰謀

5月15日凌晨,牡丹江市區突然響起一陣槍聲,匪徒果然乘“虛”而入。匪首付邦俊率領(lǐng)100多名匪徒向我軍區司令部撲來(lái),早已埋伏好的我軍戰士猛烈射擊,打退了敵人首次進(jìn)攻。匪徒付邦俊知道中計,但又不甘心失敗,他又重新組織兵力,再一次向我軍司令部襲來(lái)。我軍戰士在一輛坦克的掩護下向敵人猛沖,匪徒潰不成軍。匪首付邦俊見(jiàn)勢不妙,急忙帶著(zhù)殘余匪徒拼命逃竄。與此同時(shí),另一匪首鄒清治率領(lǐng)100多名匪徒包圍了綏寧軍區保安處,保安隊員退到樓內抵抗。保安隊第1、第2連的戰士從右側沖出匪徒包圍,與院內的戰友一起對敵內外夾擊,連續擊退了幾股敵人的進(jìn)攻。就在這時(shí),我軍增援坦克對匪徒猛烈射擊,潰敗的大部分匪徒被我軍設伏的戰士俘虜和擊斃。付邦俊率領(lǐng)敵第25團攻打我軍司令部失敗后,帶著(zhù)殘匪匆忙向牡丹江火車(chē)站逃去。

這時(shí),匪首王超已經(jīng)占領(lǐng)了火車(chē)站。王超見(jiàn)攻打司令部的戰斗失利,便打定主意轉攻為守,妄圖據守待援。他一邊組織匪徒抵抗防守,一邊命令付邦俊率領(lǐng)匪徒向北突圍。這時(shí),我軍派出的兩個(gè)營(yíng)的兵力已迂回到火車(chē)站東西兩側,準備切斷敵人的退路,一舉消滅這股敵人。清晨五時(shí),我軍發(fā)起了最后的攻擊。敵人據守的票房子,在我軍炮火和手榴彈的轟擊下,燃起了熊熊大火。匪徒們見(jiàn)勢不妙,紛紛從門(mén)窗和坍塌的墻壁缺口逃散。票房子被我軍攻下之后,據守票房子的殘匪撤到了東西兩側鐵路線(xiàn)上反抗。

在我軍猛烈的沖擊下,匪敵傷亡殆盡,匪首王超、姜學(xué)瑢帶著(zhù)部分殘匪向西邊逃去。我軍戰士奮起直追,老奸巨猾的姜學(xué)瑢趁機逃脫,王超率領(lǐng)著(zhù)部分殘匪,狼狽地朝站臺西邊逃竄。付邦俊率領(lǐng)殘匪向北突圍卻被我軍壓了回來(lái)。王超、付邦俊二匪賊心不死,又重新組織匪徒向我軍反擊。我軍集中兵力發(fā)起了猛烈的總攻,匪首王超在絕望中開(kāi)槍自殺,狡猾的付邦俊趁亂撕下胸章符號,混在搶救傷員的群眾中逃出車(chē)站,其他殘匪被我軍一網(wǎng)打盡。黎明時(shí)分,槍炮聲逐漸停了下來(lái)。國民黨反動(dòng)派和土匪精心策劃的這場(chǎng)反革命武裝暴亂,以我軍的全面勝利而告終。(學(xué)習時(shí)報)

信息來(lái)源:人民網(wǎng)